一起来捉妖妖精图册 > 武俠修真 > 坐忘長生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符箓真字

第四百九十一章 符箓真字


一起来捉妖妖精图册 www.jlfcc.icu 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再次見到黃爾堯,柳清歡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。更新快無廣告。

    一身藍色的道袍皺巴巴地八百年沒洗過似的,處處可見朱砂和石禇等不小心染上的各種顏色。頭發毛毛躁躁地在頭頂挽成道髻,眼下烏青,顯示其主人似乎已有多日未曾睡過,一雙眼卻神彩熠熠地閃著燦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這什么鬼樣子!”柳清歡瞪著他:“吃錯藥?走火入魔?”

    黃爾堯咧嘴大笑,手上還抓著一只符筆,拉著他就往里進:“青木前輩,你來得正好,來看看我的成果?!?br />
    兩人進了小院,到了一間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正中擺放著一張大大的石臺,上面堆疊著一摞摞各種材質的符紙、大小不等的端硯、瓶瓶罐罐,只有中間一塊稍稍干凈些,攤著一張瑩黃色畫著繁復紋路的丹符。

    靠墻立著幾個架子,上面碼著一些典籍、材料等,地上到處都是寫廢了的紙張,顯得凌亂不堪。

    柳清歡幾乎找不到下腳的地方,就沒見過這么邋遢的修士。

    黃爾堯卻仿佛根本感覺不到屋里的亂象,興奮地奔到桌前,輕柔地拿起那張瑩黃色丹符:“前輩你看,我成功了,哈哈,我成功了!”

    柳清歡的目光終于從地上轉移到他手上,帶著幾分好奇地問道:“這是什么符,我似乎沒見過?!?br />
    黃爾堯迷醉地看著那張符:“這是星罡五斗箓,攻防兼備,可形成一層星辰一般的罡沙,甚至可擋金丹修士的全力一擊,在攻擊方面也極為不俗。我失敗了好多天,今天終于制出了第一張。你看,這張符畫法極其復雜,要求一氣呵成,中間筆力不能有半點凝滯,而且對靈力的要求……”

    他滔滔不絕地講著,興奮得滿臉通紅。

    柳清歡感嘆,沒想到此人對符箓如此癡迷,接過那張符。

    符紙十成十的厚,而且很硬,拿著就如一塊紙板。上面的符文與一般的符文也有很大不同,斷點更多,仿佛星光灑落在紙上般,有微微光芒在其中流動,顯得玄妙且又強大。

    黃爾堯湊到近前,也不管柳清歡聽不聽得懂,便開始介紹:“這里,是整張符的中心所在,畫的時候也最難。你別看這些不起點的小點,每一個都是有固定位置的,彼此之間又互相關聯,就像天上的星辰一般,差一點便整張符就失敗了,還有這些線……”

    柳清歡摸著下巴,目光露出思索,只覺那些完全看不懂的符文給他一種極為熟悉之感,好像在何處見過。

    他仔細回想,然后突然恍然,拿出一塊土黃色的破布,急切地來到桌子前,將布和那張星罡五斗箓排放好,對比著看。

    “咦?”黃爾堯也跟過來,注意力在黃布上,疑惑道: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柳清歡輕點布上的那些點點線線,有些期待地問道:“你覺得這上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黃爾堯更湊近了些,一邊摸,手指還跟著上面的紋路走:“唔,跟星罡五斗箓上的符文倒有些相像,但是又不像。你看,這布上的十分自然,像是天然生成的一般,與符文區別很大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曾見過這樣的符文,或者相似的文字嗎?”

    黃爾堯撓撓頭:“我們符箓一道,有一些專門的文字,稱作真字,只用在制符上。比如這張星罡五斗箓,上面用的有如星字、曲蛇字、祝禱字、戰字。你這張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遇上大難題一般的皺著整張臉,眼睛死死盯著那塊黃布,越看越迷惑,急得抓耳撓腮,把那頭亂發抓得越發凌亂。

    突然,他大叫一聲,指著一處道:“這里,在如星字中是代表‘天’、‘至高無上’、‘大道’之類的意思!”

    柳清歡先是被他的一驚一乍唬得一退,聽到這里又一喜:“你確定?!”

    順得他的手指看去,那是簇擁在一起的十幾個小點,急聲道:“還有嗎?其他地方能認出來嗎?”

    黃爾堯認出一字,受到了極大的激勵,不由得滿臉紅光,又滿布搜尋。只是看了半天,他挫敗得再次抓耳撓腮:“沒有了,其他地方都認不出來?!?br />
    “其他符字呢,比如你說的曲蛇字之類的?!?br />
    “沒有,我所認得的所有符箓文字上面都沒有了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啊了一聲,只好放棄。他收起黃布,想了想,道:“你應該知道有哪些典籍是專門收錄符箓文字吧,不如給我介紹幾本?”

    黃爾堯笑道:“這有何難,我身上就有,直接拓印給前輩就是,免得你再去找?!?br />
    他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只空白玉簡,很快拓印完成:“這里面也有我黃谷丹書密錄的一些很罕見的符字,或許對您有些幫助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接過,笑道:“那就多謝了?!?br />
    這人難怪到那兒都能混得如魚得水,就憑這份眼見,也不會差。

    “要說謝,卻是我要謝前輩您?!被貧⒁渙徹吠鵲潰骸耙皇悄惆鏤?,我也不會有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,一個帶著淡淡嘲諷的聲音在門口響起:“黃二腰子,你又在發什么瘋?”

    柳清歡回頭,就見云錚抱著手靠在門邊,臉上帶著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黃爾堯連忙拿起星罡五斗符過去獻寶:“靈犀前輩,您來啦,您看我的符,我終于制出來了!”

    云錚剜了他一眼,立眉喝道:“你給我閉嘴,看看你這副模樣,我請了個乞丐回來了不成?把你自己好好打理下!還有這屋子,我幾日未進來,你就弄成跟個豬窩似的,立刻給我收拾干凈!”

    黃爾堯被訓了也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,點頭哈腰個不停。

    柳清歡解圍道:“可別罵他了,剛剛他還幫了我一個大忙?!?br />
    云錚這才收了話,終于拿過那張符:“哼哼,浪費了那么多符紙,才制成這一張好的,你覺得很有成就感?”

    黃爾堯囁嚅道:“這可不是一般的符箓,而是星罡五斗符!豈是那些普通貨色可以比得了的!”

    他越說越自信,得意洋洋地挺直了腰。

    云錚呵呵一笑,涼涼道:“是啊,買符紙的錢都夠買幾個你了?!?br />
    一句話,就把黃爾堯打擊得幾乎趴下,含著淚去清掃房間。

    柳清歡好笑不已:“這是遇上什么事了嗎,火氣這么大?!?br />
    “別提了,還不是那些破事!”云錚道,招呼柳清歡去隔間坐下,問道:“你幾時回來的,這次出去可還順利?”

    “回來兩天了?!繃寤斗潘傻乜吭諶崛淼目空砩?,將這幾月發生的事大至說了下,只是隱去三桑木之事。

    聽說稽越法身被毀,而他也幾次險死還生,云錚不由冷哼一聲:“要我說,你師父對你們也太嚴苛了,就不該讓你接那么危險的任務。有優勢不利用是王八蛋!多少有背景的修士都躲在安全的角落,你沒看少陽派那些親傳弟子大多都只得了守城之類的松快任務嗎,所以我們干嘛就要去以身涉險,擋在那些龜孫子前面!”

    他銳利地瞪著柳清歡,仿佛他要敢說一個不字,就馬上噴他一臉。

    柳清歡唔了一聲,也不與他爭辯,道:“我接下來一段時間不會再上前線了,我師父讓我回門派閉關一段時日。對了,你這邊的事進行得怎樣了?”

    “就那樣吧?!痹騎S行┎恍嫉仄擦似滄歟骸傲蘇伊思父鼉菟凳侵品蠹業娜?,研究了幾個月,卻沒一個能制出封天丹符?;乒鵲な橛幸恍┨厥餳家?,是外人無法領會的,所以我看啊,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,可能還不如等黃爾堯自己練起來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有些失望,只得道:“也只能如此了?!?br />
    從云錚處出來,柳清歡便去了修仙聯盟總部,剛進門時正好遇到里面出來幾個元嬰修士。

    他靠邊讓出路,掃過其中一女子時,眼睛微微瞇了下,然后恭敬地低下頭。

    星月宮宮主楚月卿正與旁邊的修士邊走邊交談,根本未注意到他,徑直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等那幾人消失在門口,柳清歡才抬起頭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身上還擔著那個要命的強制誓約,他便又在心里將聞道那老妖再罵三百個來回。

    不過此事還有時間慢慢來,他很快丟在一邊,進入聯盟內部找到明陽子,將他與帝柔關于嘯風大陸的想法說了說。

    明陽子考慮了后,道:“此事卻不是那么好辦,你若有心辦,那便先回去理好條陳,寫個詳細的文書,到時我與你一起提交給聯盟,再行商討可行與否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自然知道其中的難度,答應了,然后道:“師父,我想起一事,前兩日時忘了說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當時那異界元嬰云牙在元嬰被鎖之時,曾想以情報與我換活命的機會。據他所說,他們準備的奪島之計只是推出來迷惑我方,讓我們人手更加分散,其真正的計劃是關于攻打云夢澤大陸的,但當時……”

    柳清歡不好意思地頓了一下:“當時我以為師兄被他殺了,所以不肯與他交易,也就不知道他們真正的計劃到底是什么了?!?br />
    明陽子點點頭:“此事我知曉了,我會上報聯盟讓人注意的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把擔心的事都說清,便很快離了修仙聯盟總部,回去準備關于支援嘯風大陸一事的條陳。

    此后數日,他見了許多人,為此事四處奔走,參與聯盟內部的討論等等,忙得不可開交。

    這之中,他一直刻意避開見到穆音音,有些事他還沒想好,總覺得于情之一事上充滿了無奈。

    這一日,他剛剛回到駐地,見院外等著一人。

    穆音音一襲煙霞般的長裙,讓清冷的氣質淡了幾分,變得更加明麗端莊,她微微一笑,柔和地道:“明日我便要離開雁宕堡去做一個任務,不請我進去坐一下嗎?”

    柳清歡一怔,收起復雜的心緒,領著她住院內走,問道:“要去何處?”

    “隱龍淵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停下腳步,感覺怒意開始上漲:“他們竟然派你去隱龍淵!那個地方幾乎是死亡之地,你不能去!”

    隱龍淵位于東荒之地南部,在古時便是著名的迷幻境,遍布著各種大大小小天然形成的陷阱,但里面物產豐富,尤其盛產各種靈草。

    東荒之地重出后,有人曾摸了進去,發現隱龍淵比以前更兇險了幾分,且似乎并未受空間隱沒的影響。

    穆音音表情卻十分平靜,順著主路拐進通往小花園的石子小路,淡淡道:“戰爭對丹藥與靈藥的消耗太過巨大了,其中一些珍貴的更是極需。我們宮主特地去為我爭取了這個可以大賺貢獻點的機會,我怎么能不接受呢?”

    柳清歡神色陰沉:“楚、月、卿!你就更不應該去。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穆音音不在意地笑了下,搖了搖頭,卻未再對此多說,而是道:“我自有分寸。而且你也許忘記了,我并不是柔弱得需要人?;さ吶??!?br />
    她的語氣極淡,身姿輕盈曼妙,卻透著強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柳清歡突然不知道說什么了,兩人之間的氣勢變得沉默,在稽越親手打理的花木間一前一后慢慢走動。

    直到當年那棵映月海棠樹下,穆音音才站住,望著滿樹如火如荼的海棠花,目光如煙雨般一片迷蒙。

    柳清歡被突然涌上心頭的仿佛是悲傷的情緒所淹沒,他清了清嗓子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下面的話卻被穆音音轉身綻放的那個輕柔而美好的笑容打斷了,一雙如水的眼睛溫柔地看著他,道:“我知道你的顧慮,其實你不必這么為難。別聽柔兒那小妮子亂說,我很好,也能理解你的想法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臉上浮起愧意,想開口說些什么,穆音音笑著搖了搖頭,笑容變得有些哀傷,又有些解脫,身后火紅嬌艷的映月海棠卻稱得她仿若要乘風歸去的仙子。

    她道:“就這樣吧。我們都是修仙者,追尋長生與臻境,而且還在經歷一場看不到盡頭的戰爭。我們都太驕傲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?!繃寤都梟乜?,看著這個從第一次見面便映在心里的女子,她從來便不是怯弱的菟絲花,而是隱忍大氣的海棠。

    這時,穆音音走進他,踮起腳尖,柔嫩如花瓣的唇在他唇上點了一下,很快便退開:“天高地闊,云淡風輕。與君別離,愿君珍重?!?br />
    她深深地看了柳清歡一眼,如一片輕云般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《坐忘長生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一起来捉妖妖精图册 www.jlfcc.icu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