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起来捉妖妖精图册 > 武俠修真 > 坐忘長生 > 第五百四十章 暴露

第五百四十章 暴露


一起来捉妖妖精图册 www.jlfcc.icu 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嘯風之海內九幽之域裂縫的事,并不是隱秘。畢竟上次太南大試時有妖鬼跑出來,曾經在嘯風大陸引起過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帶來消息的修士今天才剛剛趕到,被眾人圍在中間七嘴八舌地問??上倉皇欽紛玫降南?,說不出個所以然,讓其他人更加憂心重重。

    “嘯風之海的罡風怎么會減弱呢,九幽之域真的打過來怎么辦!”有人面帶驚惶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能怎么辦!對于我們界面來說,恐怕是比封界戰爭還可怕的災難啊?!?br />
    “我覺得沒那么容易,九幽之域的妖鬼要真能突破罡風,早幾百年就突破了,沒道理現在突然如此。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杞人憂天的好,別沒病倒自己嚇出病來了?!?br />
    所有修士都集中在了外面的石廳中議論紛紛,但卻只有柳清歡是真正進過太南之地的,甚至曾經遠遠見過那道通往九幽之域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然而他現在的注意力卻并不在眾人說的事上,而是想到自己門派。

    文始派后山,也有一道九幽之域的裂縫!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苦海禪師和翠虛真君湊在一起低聲交談,兩人似乎起了爭執,但因為他們布下了隔音罩,所以只能從雙方的表情看出一絲端倪。

    不久,翠虛真君抬起手,道:“都靜一靜,有事與你們說?!?br />
    嗡嗡的低語聲都停了下來,其他人都就近找地兒坐了,柳清歡也收起思緒,斜靠在洞壁上抬起頭。

    翠虛的目光滑過聚集在廳內的所有人,包括后來趕到的,總共只有十二位修士,與出發時的人數相比少了一半。那些還未到的,也許是因事耽擱了,也可能已經葬身于陰月血界的茫茫山川之中。

    翠虛微不可查地嘆息一聲,道:“三年之期就要到了,雖然還有一個多月,但我們該準備行動了?!?br />
    有人不安地問道:“前輩,我們不等還未到的人了嗎?”

    “等,我們會等到三年期滿,但準備也要做?!貝湫檣袂櫚氐潰骸按蠹葉際敲靼茲?,當初接任務時也都知道此行是要做什么,至于外界發生的事不用我們管,也管不著,我希望你們能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任務上。此趟兇險非常,大蜃海內除了層出不窮的幻境和蜃獸外,也還有其他妖獸。到時我們也不可能全部一起行動,需要各自分散……”

    沒人再發問,也沒人吃驚,都沉默地聽著翠虛吩咐,包括大蜃海上可能遇到的危險、遇到蜃獸時如何自保、如何尋找度朔山等。

    他們在來之前就都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,所以此時也無二話,而是非常認真的聽著。

    苦海禪師在這種時候向來不搭話,臉色罕見的極其嚴肅,端坐于上眼簾低垂,猶如一尊佛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你們便到附近海域多熟悉一下,以免以后被幻境所迷。另外,我和苦海禪師也為你們準備了一點東西?!?br />
    最后,翠虛真君拿出數面巴掌大的銅鏡,分發給眾人。

    柳清歡也得了一個,入手微有些重量,鏡面是某種清透水潤的玉片磨成,外面有黃銅一般的包衣,打磨得并不光滑,透出古樸之意,層層疊疊的符紋密布在鏡子的背面,鏡柄處又鑲嵌有一顆圓溜溜的黑色小石子,微微拱起,上面有一個小孔。

    “這是秘符水鏡?!貝湫槭稚弦燦幸幻?,只見他輕輕一點,玉片鏡面像水一般微微蕩漾起來,發出瑩潤的淡淡光芒:“柳清歡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一怔,下意識地站直身,就見自己手上的水鏡微微震動,也亮出光芒,翠虛真君的臉在鏡面上浮現出來,同時鏡柄上的黑色圓石中也傳出他的聲音。

    翠虛微微一笑,道:“大家看到了,這是個可以傳訊的法器,只要叫對名字,就可以與對方通訊息?!?br />
    “哦,這可太妙了!”老者松靜真人滿面笑意的道,并擺弄著自己的水鏡,對著鏡面叫道:“朱楓?!?br />
    另一邊朱楓手上的水鏡立刻亮了起來,其他人也都極有興趣的紛紛試驗。

    “好了?!貝湫榧諶碩際怨?,抬手讓所有人再次安靜:“若是走散或遇到困境,你們便可用此境互為聯絡,若是尋到度朔山,也可以此通知其他人。另外,此鏡會記下你們的位置,還可以通過法訣查看別人的位置,若是與其他人走散,可憑此找回來?!?br />
    “兩位前輩想得很是周到?!庇腥蘇酒鵠綽娓屑さ氐?,立刻得到其他人的附和。

    水鏡不算特別少見,但煉得如此精妙的卻很少,也算難得。

    這時,苦海禪師突然站了起來,丟下一句話:“我去外面看看?!?br />
    眾人不明所以,疑惑地安靜下來。柳清歡卻心中一凜,因為他發現苦海臉上是前所未見的嚴肅。

    “是又有道友到了嗎?”有人猜測道。

    翠虛真君倒是面色如常,繼續講著進入大蜃海后的相應事宜。

    梁靜安悄悄蹭到他身邊,傳音道:“外面怕是有變故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不動聲色地問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梁靜安望了出口一眼:“你也知道我不耐煩天天關在洞里,所以偶爾會往外跑,苦海大師便讓我守在外面。從兩個月前,悔過崖附近就突然出現了不少異界修士的身影,時不時躲在遠處窺探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說我們這里已經被發現了?”

    “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?!繃壕舶駁潰骸八淙荒忝譴蠖嗍焙蠆懷鋈?,但這么多高階修士突然出現在這里,還不斷有人趕來,引起人懷疑只是時間問題?!?br />
    柳清歡皺起眉,大半時候都在閉門修煉法術,即使出來也只是見見新來的修士:“這些事我都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你知道也沒用啊,第一他們也沒做什么,第二我們也不能輕舉妄動。不過,只要不被發現云夢澤修士的身份,我們也沒什么可怕的?!?br />
    說話間,苦海已大步走了進來,他已化作柳清歡之前見過的又高又瘦的大漢模樣,對靜虛喊道:“我們可能要立刻走了!”

    翠虛在一片低呼聲中站起身,肅然道:“外面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一群鬼鬼崇崇的家伙在兩座山外的凡人村落里聚集,人數不少,怕是要對我們不利?!笨嗪@桌鞣縲械氐潰骸拔舛嗌露?,你現在就帶他們走吧,我一個人留下來等三年之期滿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翠虛臉上閃過思索,很快下了決定:“也好?!?br />
    他看向其他人:“該說的都說了,水鏡也交給你們了,現在大家就立刻進大蜃海吧。給你們半刻鐘的時間,去收拾東西?!?br />
    苦海轉身就往外走:“我去外面盯著?!?br />
    氣氛陡然緊張,所有人迅速動起來,沒用半刻鐘,便已全部返回。

    隨著翠虛真君一聲令下,大家魚貫奔向洞口。

    柳清歡跟在后面,等出了洞,神識立刻放開,將附近掃了一圈。

    海浪聲聲,海風徐徐,天地間一片蒼茫,卻并無異樣。

    不過他卻并未松懈心神,招呼梁靜安,往大蜃海內乘風而走。其他人也各展身法,如乳燕投林般往各個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沒飛出多遠,便聽到背后有呼喝聲,且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柳清歡往身后望去,卻見是三個金丹修士追了上來,其中一人高喊道:“前面的道友留步,我們是青蜃諶家,有事與你們相商?!?br />
    這些人反應倒快,顯然時時刻刻在注意他們的動向。不過這時候明知來者不善,他們會停才是腦子有包。

    “還跟這些人說甚!”追擊的修士其中一人道:“他們糾集了那么多人鬼鬼崇崇地潛入我青蜃世家的地界,肯定是干什么見不得人的事,先抓住兩個再說!”

    柳清歡和梁靜安對視一眼,默契地方向一拐,加快速度沖進一片迷霧中。

    這里還靠近海岸,所以迷霧很是稀薄,也并無幻境,不過卻有些阻擋神識之效。

    兩方速度都奇快,風馳電掣地一去數百里,不一會兒便遠離了海岸,放眼四顧只剩下微微泛波的海水。除了身后緊緊追著的三人,其他人都已看不見。

    “嘿,這些人是屬狗皮膏藥的?!繃壕舶膊凰羋畹潰骸白氛餉淳沒共環?!我們干脆殺回去算了!”

    柳清歡往身后望了眼,道:“還不夠遠,再忍忍?!?br />
    見前面出現一片濃郁之極的灰霧,再繞開已是來不及,他神色微凜,道:“我之前觀察了下,這些人應該不怕這海中的迷霧,或者有對付迷霧的方法,他們肯定選擇在里面動手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們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們就……”11

    如此這般,兩人三言兩語說完,轉眼便進了迷霧,然后突然分向而行。

    柳清歡扭頭,便見跟著的三人也分開來,其中兩人追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他眼中閃過一道厲芒,速度再次激增,轉眼便消失在茫茫霧海中。

    胸前的清明清心墜將絲絲清涼之意送入他體中,破妄法目讓他的雙眼如兩盞熾白的明燈,即使眼前偶爾閃過混亂的一幕幕場景,卻絲毫不能迷住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然而,前面的迷霧突然一陣翻騰,眨眼間形成一只搖頭擺尾的長蛇,煙氣滾滾中,蛇嘴大張,仿佛就等著急速沖來的柳清歡自己送進它嘴中!

    柳清歡身形驟停,腳下一點,便輕飄無物地扶搖直上,就聽得破空之聲從身后驀地響起!

    他往身后一瞥,乾坤指疾如雷電,飛射而去。同時身形急轉間,灰氣蒙蒙的生死劍意從眉心閃出,猛然往右側斬去!

    這一劍,氣勢極其磅礴,如有實質的劍氣沖擊而出,將無處不在、纏綿不斷的灰霧硬生生斬開,清出一片波光粼粼、清朗干凈的海面!

    只聽一聲驚呼,隱在迷霧中的修士捂著胸口跌了出去,揚起一抹艷麗的血線。

    驚疑的低叫聲從另一側的迷霧中傳出,柳清歡卻仿如沒有聽見,身形仿如鬼魅一般一閃,已到了跌出去的修士身后,手中長劍利落地一削!

    一顆大好人頭飛了起來,臉上還保留著前一刻疑惑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從交手到身死,似乎只是眨眼間的事,一位金丹修士便沒有絲毫逃遁之力的被柳清歡斬殺!

    柳清歡自修為到達金丹后期之后,與人交手的機會并不多,但每一次出手,只要是同階,他都是以碾壓之勢快速解決戰斗,盡顯雙丹“元嬰之下無對手”的強悍實力。

    倒抽冷氣的喘息再次從一側迷霧中傳出,他厲眼射去,就見濃霧可憐兮兮的收縮,反映著里面之心恐慌懼怕的心緒。

    柳清歡冷冷一笑:“現在才想走,是不是太遲了?!?br />
    也沒見他腳下動作,轉身便撲入了濃霧。

    只見霧氣越發劇烈的翻滾,一會兒凝成長蛇,一會兒又作虎吼,求饒聲斷斷續續地傳出:“道、道友,有話、有話好好說!我我我真是想請各位到府上做客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我信嗎?”

    求饒不行,很快又換成色厲內荏的威脅:“我青蜃世家稱霸南漠州,南海、大蜃海都在我們勢力范圍之下,我是族中嫡系血脈,你敢殺我!”

    “我敢!”

    隨著一聲慘叫,所有聲音戛然而止!

    仿佛大風過境,所有霧氣轉眼煙消云散,露出清明天穹。柳清歡丟開手中的尸體,手中拿著兩只雕刻成咬著自己尾巴的蛇形鐲子看了看,收入懷中。

    又拿出之前翠虛真君給的水鏡,打出法訣,就見鏡面蕩漾,一些小小的綠點顯示出來,離他最近的一個就在他的左后方。

    “的確好用?!繃寤兜恍?,收起水鏡,便向左后方奔去,未幾,便聽到斗法之身。

    梁靜安正與追他的那個異界修士打得如火朝天,看到柳清歡,訝然道:“你把那兩人甩掉了?”

    柳清歡也不作解釋,閃身堵住見勢不妙想要逃走的異界修士:“快點殺完,免得后面還有追兵?!?br />
    平淡之極的語氣,就像是完全沒把那人的實力放在眼里,讓其如受到侮辱般脹紅了臉:“你們欺人太甚,我跟你們拼了!”眼神卻往旁側飄,顯然在尋找出路。

    不過在兩人夾攻之下,此人很快便被解決,尸體沉入海水。

    梁靜安眉開眼笑地拿著又一只蛇形鐲子,抽出一張地圖,歡呼一聲!8)

    《坐忘長生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一起来捉妖妖精图册 www.jlfcc.icu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